灰熊球员狄龙-布鲁克斯正被前女友因家暴为由起诉

直播吧1月21日讯 近日,美国八卦媒体Awesemo撰文报道,灰熊球员狄龙-布鲁克斯正在遭到他的前女友Heather因家庭暴力为由起诉。

据报道,狄龙与Heather此前育有一子,当地时间2020年11月19日,Heather怀上了二胎,然而在当地时间的12月31日,狄龙提出分手和另一名女性订婚。

近日,Awesemo联系到了Heather本人,她透露二人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联系了,并且她已向法院递交了对狄龙的家暴行为的指控。

Heather:“上次是几个月前了,他总是打女人,并且他的母亲还威胁不让我报警,但是现在我报了。我们已经很久没说话了,而且我们的女儿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复他了,现在我正在起诉他。”

并且Heather还和狄龙的母亲发了短信,大致内容为Heather因为女儿所以不想撕破脸想要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但是狄龙仍然对他实施了殴打,所以她最终决定报警。

而狄龙的母亲回复她说到:“如果这件事对狄龙产生了任何不好的影响,最终你们母女二人也会受到伤害。”

英超-阿圭罗闪电救主 曼城4-1逆转卫冕联赛冠军

央视网消息:北京时间5月12日晚10点,2018-2019赛季英超联赛第38轮(最后一轮)展开一场焦点战役,蓝月亮前往美国运通社区球场对阵布莱顿队。上半场开局后,曼城面对布莱顿的铁桶阵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反倒是主队踢得有声有色,第27分钟,穆雷利用角球攻破了曼城球门,但是仅仅一分钟阿圭罗就为蓝月亮迅速扳平了比分。第37分钟,曼城利用布莱顿回传失误获得了一个角球,拉波尔特冲顶为球队反超比分。下半场曼城牢牢占据了场上优势,第64分钟,马赫雷斯虚晃后右脚劲射为曼城扩大比分。八分钟后,京多安主罚的任意球划出一道美妙弧线直挂球门死角,蓝月亮稳稳锁定胜局,最终曼城客场4-1轻取布莱顿,以一分之差力压利物浦赢得了本赛季的英超冠军。

英超联赛中,两支球队仅仅交手3次,曼城取得了全胜战绩,攻入7球仅仅丢掉一个进球。在上赛季的两回合比赛中,蓝月亮双杀了布莱顿,而在本赛季联赛的第一回合较量中,曼城凭借着斯特林和阿圭罗的进球2-0轻取对手。上一轮主场面对莱斯特城,曼城遭遇了顽强阻击,要不是孔帕尼在下半场轰出无解世界波,蓝月亮能否在主场拿下三分重夺榜首位置还不得而知。此役是联赛最后一轮,曼城迎来了排名第17的布莱顿,因为掌握了争冠的主动权,本场比赛对他们而言只要取胜就完全不用顾忌利物浦的脸色,在队史上第一次完成英超卫冕成功的好戏。如果打平或者失利,那么则需要根据利物浦和狼队比赛的结果来判定英超冠军归属。

第4分钟,伯纳多-席尔瓦传球,京多安跟上右脚射门被布莱顿后卫挡出。第9分钟,布莱顿中场断球后展开反击,贾汉巴赫什内切后射近角稍稍偏出。

第15分钟,马赫雷斯右路得球后尝试远射,皮球碰了布莱顿后卫后被瑞安得到。第19分钟,席尔瓦传球,京多安禁区外射门被后卫挡出。一分钟后,沃克禁区外发炮再次被布莱顿球员挡出。

第27分钟,布莱顿开出角球,前点穆雷抢在埃德森之前将球顶入网窝,布莱顿1-0。

第28分钟,拉波尔特传球,大卫-席尔瓦轻轻一磕,将球顺给阿圭罗,阿坤面对瑞安直接射门穿裆而过,曼城迅速扳平1-1。

第30分钟,大卫-席尔瓦分球,津琴科左路传中,后点的伯纳多-席尔瓦头球攻门,瑞安倒地将球扑住。第36分钟,布莱顿开出任意球,达菲头球攻门高出。

第37分钟,布莱顿回传失误,曼城得球后分给马赫雷斯,阿尔及利亚人虚晃后直接打向门前,瑞安将球挡出底线,随后曼城开出角球,拉波尔特冲顶得分,曼城2-1。

上半场伤停补时阶段,布莱顿获得了一个位置不错的任意球,邓克直接射门被埃德森扑出。

第54分钟,科诺凯特开出前场任意球,禁区内邓克头球攻门高出。第57分钟,曼城送出过顶传球,津琴科传向禁区内,阿圭罗第一脚踢疵了,京多安跟上一脚远射被布莱顿后卫挡出。

第61分钟,曼城在前场打出连续的精彩配合,斯特林转身后射门可惜力量不足被瑞安得到。第64分钟,曼城前场配合,京多安传球,大卫-席尔瓦直接做给马赫雷斯,阿尔及利亚边锋假射真扣晃过后卫后,右脚劲射尽管瑞安扑了一下,但是还是没能阻止皮球入网,曼城3-1。

第67分钟,曼城前场连续传球,斯特林送给阿圭罗的时候被布莱顿后卫碰了一下,京多安跟上射门稍稍偏出。第71分钟,津琴科得球向前带了两步后远射被主队队员挡出。第72分钟,斯特林前场突破被绊倒为球队赢得了一个位置不错的任意球,京多安主罚直接射门,皮球划过一道完美弧线分钟,曼城获得前场任意球,德布劳内直接将球轰向门前,瑞安将球扑住。

名宿博比罗布森因癌症去世 足坛痛失一代传奇

7月31日,英国足球传奇人物、英格兰队前主教练罗布森因癌症去世,享年76岁。罗布森曾带领英格兰队打入1990年世界杯四强,并曾执教波尔图、巴塞罗那等欧洲顶级球队。图为2002年12月10日,时任纽卡斯尔联队主帅的罗布森撑伞走在诺坎普球场上。

罗布森去世后,他的家庭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博比·罗布森爵士在和癌症长期的抗争中最终失败。今天,他在家中安详地离开了人世,妻子和家人一直陪伴着他。罗布森的葬礼不会公开举行,届时只有他的家人会参加。感谢罗布森爵士的朋友和同事在他一生中给予他的帮助。罗布森的妻子和亲人不会接受采访,希望大家理解他们在特殊时期的心情。”

胶东头条客户端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影响美外交政策的50名人

新华网北京9月22日电(记者林杉)随着美国大选前的竞选活动日益白热化,候选人背后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共和两党中的重要智囊也越来越为人关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期挑选了两党中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重要影响的各50个人做出介绍。以下为《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50名人》主要内容。

在由一小批精英组成的圈子里,美国总统无疑是对外交政策最有影响的声音——在他的党内,在美国,(目前为止仍然)在这个世界上。

由于他的力量过于强大,我们没有把他包括在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影响最大的50人名单中。同样,副总统拜登也不在其中,他是个固定唱反调的人,偶尔说点错话掩饰他丰富的国际政治经验。

正是由于这么多的力量集中在椭圆形办公室,这就使得受到白宫青睐的助手们显得更加重要。控制的政府行政分支让一批经过挑选的精英控制着美国庞大的国家安全机器。

与《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50名共和党人》一样,我们只列出有明确党派归属的个人,不考虑他们的职务级别——当然,许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人并不在政府供职。

以下就是《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50名人》——那些美国外交政策方面的幕后推手、媒体宠儿和掌握话语权的重要人物们。

汤姆·多尼伦比较低调,但从来不犯错误:他这个幕后人物可能是在国际外交事务方面最具影响力的声音,既得到总统的关注,又能直接参与外交政策制定。

多尼伦长期为服务,与副总统拜登关系密切。他曾经在高盛、花旗等公司担任法律顾问,也曾充当房利美(Fannie Mae)公司的说客,并借此发家。

多尼伦加入时是一位典型的灰色人物,他因对程序的仔细认真而出名,并在詹姆斯·琼斯将军辞职后于2010年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

现在他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包括对华政策、反恐和从阿富汗撤军等,他认为,美国从阿撤军应该加速。

他为中情局撰写了备忘录,授权其进行了那次枪杀本·拉丹的空袭。据报道,他还带领了一个美国官员团队在耶路撒冷向以色列情报部门咨询;之后,他又联手发动了针对伊朗铀浓缩设施的网络攻击。

但也有人指控他向媒体披露了有关这些行动的太多的信息。罗姆尼阵营的一名顾问甚至直接指责多尼伦应该为泄密事件负责。

一些报道认为他已经进入接替希拉里·克林顿出任国务卿的小名单中,但关于泄密的指责可能将会让参议院对这一职务的确认泡汤。

在美国军事力量缩减瘦身的过程中,国防部长帕内塔是那个挥动手术刀的人,他对五角大楼的计划进行剪裁、挑选,目的是在今后10年中减少4900亿美元的支出。

帕内塔在担任防长之前是中情局局长,他负责了杀死拉丹的那次空袭,为奥巴马献上了他标志性的外交成就,并且满怀嫉妒地保护中情局没有受到时任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Dennis Blair)的管辖。

作为美国最大联邦部门的负责人,帕内塔仅凭头衔就已经是华盛顿的大人物,但凭借与国会和白宫的密切联系,他已经成为在政府内方方面面都能施加影响力的少数几个官僚之一。

担任防长期间,他努力游说国会,力求减少削减军费的额度,还参与推进了所谓重返亚太计划,把更多的海军舰艇部署到太平洋地区。

在伊朗问题上,他小心翼翼地搞边缘政策,私下阻止以色列袭击伊朗,同时又公开对伊朗发表强硬讲话,并且说所有选项都可以谈。

帕内塔最早是共和党人。他在华盛顿工作近50年,为国会工作过,主持过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的工作,还在比尔·克林顿时期做过白宫办公室主任。

这份简历让这位意大利裔美国人(他刚刚就任国防部长的时候就在美国军事存在的问题上向伊拉克大喊“去他的,赶紧决定”)成为华盛顿内幕人士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位。

麦克多诺以前是明尼苏达州圣约翰大学一名橄榄球后卫,曾在众议院做外交工作。据说他与总统的关系密切到“(他的)同事甚至上级,在采取重大的举措前经常要先咨询他”。

麦克多诺是出了名的黑莓手机迷,他偶尔发出的尖酸评论也很出名。比如,在去年的白宫光明节聚会前,他跟一群犹太裔领导人说,“竟然有人怀疑我们制止伊朗的决心,这让我很不爽。”

麦克多诺也是2009年向阿富汗增兵的主要策划人之一,那次美国向阿富汗增派了三万人的部队。

回到2008年,前、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竟然愿意给她的竞争对手当国务卿,这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选择。

但是克林顿已经适应了她的角色,出访的国家比她任何前任都要多,并让同性恋权利和网络自由等事务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占有了新的、更显要的地位。

克林顿虽然是自由派的象征,但她也试图与前防长罗伯特·盖茨等强硬派内阁成员合作,这与她的前参议院同事拜登不同。

内部人士说克林顿仍然没有进入总统的核心圈,在阿富汗和中东和平等问题上偶尔被白宫凉在一边,但像一些人预测的那样,她从没有和总统发生过冲突。

她的支持者指出,克林顿在美国国内外的高支持率是美国外交的重要资源,在美国干预利比亚等重要决策方面的影响也是很重要的。

希拉里曾经表示,如果奥巴马成功连任,她不会再次担任国务卿。不过虽然她一再否认,传言她会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在联合国,苏珊·赖斯是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冷面代言人。她以直率闻名,支持美国在联合国的立场,努力在2009年偿还了美国拖欠10年的会费,让美国加入人权理事会,并且与其他联合国成员在干涉利比亚、防止核扩散和制裁伊朗等问题上共事。

如果奥巴马在11月成功连任(赖斯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支持奥巴马而不是希拉里·克林顿,虽然她在克林顿政府里工作了8年),她很有可能继续担任奥巴马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甚至有人建议由她担任国务卿。

她爱发表攻击性言论是出了名的,不知道这对她的前途是福还是祸。曾经有一个外交官指出她的一个职位与时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詹姆斯·琼斯将军存在冲突,赖斯回答说:“我比琼斯将军级别高”。

虽然约翰·克里在2004年美国大选中失败了,2008年也没当成国务卿,但在制定美国外交政策方面他仍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作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他在2010年负责帮助总统与俄罗斯的核协议获得批准——那是一个艰苦的过程,最后进行了一次持续8天的辩论,在此期间克里在房间里连续工作了约70个小时。

作为“奥巴马国家安全团队的当然成员”,按《外交政策》专栏作家詹姆斯·特劳布(James Traub)的话说,克里是政府无价的外交工具,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家帮助灭火。

如果奥巴马赢得连任,克里这位参议员也是最可能接替希拉里·克林顿出任国务卿的人选之一,他被指定在全国代表大会最后一晚发表国家安全方面的关键讲话,并且在总统辩论准备阶段扮演米特·罗姆尼。

曾担任美国第42任总统的比尔·克林顿已经很好地适应了老年政治家的角色,他与小布什(美国前总统)一起去过海地震后灾区,帮助释放被朝鲜扣押的美国人,并且主持一年一度的“克林顿全球倡议”会议——据说每年9月出席这个会议的各国领导人数量比在纽约另一处出席联合国大会开幕式的领导人数量还多。

虽然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初选时克林顿与奥巴马发生不和,但作为希拉里·克林顿的丈夫,比尔·克林顿还是积极地为奥巴马的竞选助阵和筹资,他还被安排在代表大会上第一时间发表讲话。

这位前总统偶尔也仍会对一些国家政府的外交政策进行抨击,最近他指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应该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失败负主要责任。

撰写奥巴马那些重要的外交政策演讲——在柏林20万人面前发表的竞选演讲、2009年在开罗发表的中东政策评论、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发表的“前进的新路径(new way forward)”等——的人,是现年34岁的本·罗德,美国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外交政策演讲主要撰稿人。

在纽约大学被授予艺术硕士学位并放弃一部小说的写作后,罗德放弃了出版界的工作,前往华盛顿为众议员李·哈密尔顿(Lee Hamilton)撰写演讲稿,最终参与了9·11委员会和伊拉克问题研究小组的报告。

罗德现在为一位雄辩出了名的总统做顾问,他是为奥巴马撰写国家安全战略演讲讲稿的主要撰稿人,也负责做政府宣示外交政策方面的策划工作,包括无人机、伊朗核计划或阿拉伯之春(虽然他说他还没有完全放弃写小说),但所有这些已使他成为一位关键性的顾问,而不仅仅是语言大师。

出生于匈牙利的对冲基金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从1979年开始利用他的开放社会研究所促进和法制,现在他已经完全投入奥巴马连任竞选工作,并提供了200万美元用于竞选活动。

索罗斯对候选人的支持让“茶党”右翼把他作为抨击的焦点——尤其是电视节目主持人格伦·贝克(Glenn Beck)。(有意思的是,索罗斯在苏联资助的民主促进工作也使他成了阴谋论的主角)

奥巴马就任总统后,索罗斯至少4次造访白宫,不过有些报道说他根本没见到总统。(索罗斯和奥巴马在筹款会上也见过几次面。)

索罗斯写过十几本书,包括最近出版的《欧美金融风暴》(Financial Turmoil in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这是一本有关经济衰退问题的文集,他在6月份还发表过一次被广为引用的讲话,成欧元区能够挺过债务危机。

他还把去年的阿拉伯之春和他在1989年支持过的东欧革命相比较,认为新的民主国家需要耐心和支持。

“从封闭社会到开放社会的转变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说,“建立民主,相比简单地推翻独裁者,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你不得不建立机构,但这需要很多时间,也需要行动上的很多努力。因此,这些国家的革命要真正取得成功,将需要大量的支持。”

国防部负责武器采购的卡特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能够决定哪些武器计划能够延续,而又有哪些计划会在削减国防开支的过程中被抛弃。

曾在克林顿政府中任职的卡特如今在国防部的任务是减少浪费、提高效率(他放弃了哈佛大学的终身任职,来到了国防部。)

因此,截至目前,为止他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研究购置F-35联合战斗攻击机(Joint Strike Fighter)计划上。这项五角大楼史上最昂贵的计划,深陷超支的困境中。为削减国防部的采购,同时为国防采购订单引入更多竞争,他还推行了名为“购买力优化”(Better Buying Power)的计划。

卡特还试图让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负责战斗机项目的部分超支费用,因为这部分费用影响了国防部的减少支出计划。

当下,无人机技术的使用在军队里快速增加,卡特称无人机将成为“空军力量结构中持久存在的部分”,但它们并不是在哪里都适用。

“阿富汗显然不是有争议的空域,”5月份他在美国企业学会会议上说。“你可以随便飞,做什么都行。但在世界其他地方就不行了。”

正当美国新闻机构减少海外存在之际,“乔恩·斯图尔特每日脱口秀”却加了对国际事务的关注,他分析希腊的金融危机,采访前利比亚驻美大使等新闻人物,报道中东局势。

有关奥巴马“猎杀名单”的新闻出现后,斯图尔特的反应是震惊和沉默,哽咽着吐出“天哪”两个字,这也许完美地浓缩了美国对本届政府外交政策的感受。

斯图尔特并不忌讳邀请学究式人物上节目:最近的节目里他邀请了特里塔·帕西(Trita Parsi)、艾哈迈德·拉希德(Ahmed Rashid)和伊沃·达尔德(Ivo Daalder)等这类名人。

这也就是说,虽然有不少插科打诨,但这个在18至49岁人群中最受欢迎的深夜谈话节目是对国际政治最有影响的节目之一。

约翰·波德斯塔曾担任克林顿总统办公室主任和奥巴马的过渡团队联合主席,他现在是美国发展中心主席和顾问,这是左翼应对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等保守主义智囊团的措施。

波德斯塔说美国发展中心是“打了的智囊团”,这是形成奥巴马2008年竞选团队和度过之后过渡时期的关键力量;《时代周刊》说“自从美国传统基金会在1981年帮里根完成过渡期以后,还没有一个单一的外部团队有这么大权利。”

波德斯塔是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主要发声者,更有意思的是他还解密了有关UFO的官方文件。

波德斯塔在为希拉里·克林顿提供幕后建议方面发挥了很大影响力,他也是国务院的一名顾问。

2009年,他陪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去了朝鲜,并通过谈判让朝鲜方面释放了两名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的的美国媒体人。

杰克·沙利文身材消瘦,年纪也轻(还不满40岁),但无疑他已是美国外交机构内最具影响力的重量级人物。

作为国务院内部智囊团“政策规划办公室”的负责人,沙利文是国务院的一个主要智囊,是最方便接近希拉里·克林顿的人,也是她与白宫沟通的纽带。

作为一名幕后人物,他是华盛顿少数几个负责研究美国领导力遗产,以及如何在此后25到50年中维持美国领先地位的人。

在前往政策规划办公室任职之前,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沙利文曾在最高法院做书记员,也曾出任总统克林顿办公室副主任,这份工作他在承担政策规划工作时并未放弃。

托尼·布林肯是个完美的国家安全顾问,曾经是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他曾在副总统拜登主导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任幕僚长,拜登称他是“我曾经共事过的最聪明的人”。

布林肯随拜登进了白宫,成为副总统国家安全团队里最有影响的人物;有报道说是他鼓励副总统支持奥巴马从阿富汗撤军。

布林肯还曾不止一次公开支持奥巴马政府,他有力地回击了对伊拉克撤军和对以色列政策的批评。

布林肯每天和拜登一起参加奥巴马的情报简报会,他还出现在了击毙本·拉丹时那张著名的战况指挥部照片中。

布林肯明确表示,伊朗核问题的解决还存有外交空间,称目前美国目前政策的目的是“争取时间,把问题搁向未来,如果能做到的话,在这期间可能会发生奇特的事情。”

卡尔·莱文从2007年开始担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他负责参议院监管五角大楼的工作,也因此在削减军费的激烈辩论中处在最前沿。

对于必须通过新的预算案后明年才能削减6000亿美元军费这件事,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约翰·麦凯恩认为存在问题,按莱文的话说,这件事是像“火车出轨”一样的灾难。

但当麦凯恩提出削减其他联邦支出来维护国防预算时,莱文表示“我们得做点聪明的事,这意味着优先考虑任何削减开支的措施,更重要的是关注进账。你必须要有进账。”

莱文曾经在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事件指控中和调查金融危机根源的问题上主持听证会并撰写报告,他最近要求奥巴马政府削减美国核武库,还宣布参议院将就白宫可能存在国家安全信息泄露问题进行调查。

哈伊姆·萨班曾经把《恐龙战队》(Mighty Morphin Power Rangers)制作成系列电视剧,他旗下的公司在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合并时,这部电视剧也以5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迪斯尼。

这位媒体大亨自诩“卡通拖拉机”(cartoon schlepper),他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也是美国最大的资助者之一。

萨班出生在埃及,但在以色列长大,在过去的一些年里,他逐步改变了对以色列的看法。

曾经是左翼教父的萨班有一次对以色列《国土报》说,2000年戴维营谈判的失败证明保守派政治人物沙龙(当时是以色列反对党领袖)“是正确的,而我是错误的。”他说从那时起,他的观点就“向右转变了很多”。

即便如此,萨班仍是的坚定支持者,他为希拉里·克林顿2008年总统竞选捐资数万美元,最近又向奥巴马政治行动委员会资助100万美元。

2002年,萨班在向布鲁金斯学院捐款1300万美元,建立了萨班中东政策研究中心。

当莱昂·帕内塔在2009年担任美国中情局局长的时候,他只带了一个人——杰里米·巴什,作为他的办公室主任——帕内塔2011年接任国防部长的时候,巴什也跟着帕内塔一起去了。

曾做过职业律师的巴什在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时是戈尔的法律顾问,那时他与戈尔阵营的菲利普·莱因斯(Philippe Reines)和安德鲁·夏皮罗(Andrew Shapiro)成为好友,他俩现在都是国务院的头面人物。同时,他还结交了现任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主任的拉吉夫·沙赫(Rajiv Shah)。

此后,巴什成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少数族裔总法律顾问(minority general counsel),也是该委员会资深成员、议员简·哈曼(Jane Harman)的亲密助手。

巴什很少在公众视野中出现,但是他与情报和决策层的接触程度之高是没人可否认。(但评方指出,巴什和其他中情局官员被指向好莱坞导演提供了袭击本·拉丹的行动用于细节制作电影,其中可能存在保密信息。)

莱希在人权问题上言论激烈,他起草了1997年的“莱希法案”,禁止美国向违反人权的外国武装提供帮助。

莱希支持停止对埃及的军事援助,直到该国完全实现民主和法制。他还支持减少对巴基斯坦的援助,因为巴基斯坦与美国的关系像“爱丽丝漫游仙境”,忽冷忽热。

希拉里·克林顿执掌的国务院也许本来希望,由莱希任该委员会的主席,拨款会比较容易地批下来,但是今年早些时候莱希对克林顿说“拨款数额会比总统请求的少”。

他曾明确表示,应该减少对美国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拉克项目的援助,称国务院为美国驻伊拉克使馆申请的48亿美元拨款,“象征着对那个国家大而无当且不切实际的野心”。

谢丽尔·米尔斯与克林顿夫妇的关系非比寻常,她曾“强烈地保护他们的利益和秘密。”

1999年前比尔·克林顿遭遇弹劾案时,米尔斯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之后在希拉里·克林顿参加2008年总统竞选时担任高级顾问。

曾做过私人律师的米尔斯现在是国务卿克林顿在国务院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她管理着国务院将近六万员工的活动,还曾负责过国务院在海地地震灾区的活动及其“未来粮食供给计划(Feed the Future)方面的工作”。

米尔斯与希拉里·克林顿关系密切,她为保护希拉里曾与国务院的人发生冲突——更不要说克林顿只邀请了她和少数几个国务院员工参加了她女儿切尔西·克林顿的婚礼。

曾担任过众议院议长的南希·佩洛西最出名的事,是在议会中落实奥巴马政府的国内政策,但她的权力的增长则是靠她的外交工作。

2007年,佩洛西主导了一项针对时任总统的小布什的伊拉克政策的指控,当时通过了一项没有约束力的决议,谴责总统请求向伊拉克增兵。

奥巴马执政后保留了许多小布什的国家安全政策。佩洛西是推动奥巴马向左转最有影响力的声音之一,特别是在加速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问题上。

在国会打拼了25年的佩洛西在1991年因在外交方面的影响而登上美国报纸头版,她在广场拉出了宣传民主的条幅。

从那时起,她不断批评状况,新华社在2008年的报道中称她 “令人反感”。

在成为大人物之前,大卫·鲁宾斯坦只是个书呆子,他曾在卡特政府里担任国内政策顾问。

一段时间里,奥巴马阵营集中精力攻击罗姆尼在贝恩资本(Bain Capital)记录方面的问题,而鲁宾斯坦的美国背景让他成了白宫青睐的私募股权投资人。

他帮助奥巴马政府促进能源交易,2011年,白宫还邀请他参与中国国家主席防美接待的活动。

凯雷投资集团是一家位于华盛顿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鲁宾斯坦在1987年与别人共同创建了这家公司,现在管理着超过1600亿美元的资产,在全球设有36个办公场所,并有诸如老布什和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一类的人当顾问。

鲁宾斯坦还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董事会副主席,并在该委员会中还担任能源和环境分支机构主席。

鲁宾斯坦签署了比尔·盖茨的“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承诺把大部分财产捐赠给慈善机构。他在华盛顿干的最风生水起的事也许是他的慈善事业,包括购买了仅存的一份《大》(Magna Carta)副本并将其捐赠给了美国国家档案馆。

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库尔特·坎贝尔曾在国防部任职,负责美国对中国、朝鲜和缅甸等国家的政策,那时他经历了历史性的、令人惊讶的关系转暖期。

作为美国战略重心转移的设计者之一,当美国从中东进行力量再平衡之际,坎贝尔的角色很可能变得越来越重要。

2007年,坎贝尔与其他人共同建立了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奥巴马外交团队中的许多人都来自这个中间偏左的智囊机构。

此外,坎贝尔和他妻子也是华盛顿最有权势的“夫妻档”之一:他的妻子拉埃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是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

在众议院的人中,霍华德·伯曼在外交事务上是最具影响力的人。他已经在外交系统的分支中开垦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比如,他十分倾向对伊朗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并支持这地修正对外援助系统。

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前,当了30多年议员的伯曼曾出任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

为争夺重新划分的洛杉矶选区,他和自由派人士布拉德·谢尔曼(Brad Sherman)进行了激烈的选战。无论结果输赢,伯曼都已证明自己是国会里最热心的以色列支持者。今年初,他还提议为让以色列获得更多美国反导技术进行立法。

此外,伯曼还是国会指定的负责加强专利权和版权执法的专员,这一身份是他在好莱坞选区中的一个关键。

在把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位置让给伊莱亚娜·罗斯-莱赫蒂宁(Ileana Ros-Lehtinen)之后,他发现经常需要与自己的共和党对手在诸如削减联合国会费等诸多问题上进行最后阶段的较量。

8年前,当小布什成功连任之际,一帮联系紧密的好莱坞明星和媒体代表聚集在阿里安娜·赫芬顿在加州位于布伦特伍德(Brentwood)的家里。当时,阿里安娜·赫芬顿最出名的事是在10多年前退出共和党,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加了2003年的加州州长罢免选举。

这次聚会最终的结果是,马特·德拉吉越来越保守的博客出现了对手:《赫芬顿邮报》,这份报纸每个月能获得超过10亿个点击率,出版三个海外版,而且还在继续扩大中。

赫芬顿曾经说,她的祖籍国希腊应该退出欧元区,这样希腊就有了“让经济实际增长的灵活性,而不仅仅是在紧缩政策面前继续防守。”

可以说,在本世纪最初10年中那些反对小布什的言论的形成都与赫芬顿有牵连,她还在不断地向她的读者传递左倾观点。

虽然这个网站的焦点主要是美国国内事务,经常发布有关就业状况、金融危机等方面的新闻,赫芬顿还是把她这个相当大的平台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越来越卖力地抨击美国发动的战争,要求美国军队尽快离开阿富汗:“这场战争正在泯灭我们的人性,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毁坏我们在世界上的颜面,以及我们所声称的道德高地。”

在奥巴马调整小布什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政策时,当时在国防部任职的米歇尔·弗卢努瓦贡献了不少颇具价值的思路。她的政策办公室也因此成了五角大楼内重要的力量中心。

身为国防部负责防务政策的副部长(也就是国防部的三号人物),弗卢努瓦是美国国防部历史上职位最高的女性。她负责撰写四年一度的国防评论,这是对美国长期国防战略的重要评估。去年,她重新回到私营部门任职。

在加入奥巴马政府之前,弗卢努瓦在2007年与库尔特·坎贝尔一起建立了著名的智囊机构新美国安全中心。

目前有报道说,弗卢努瓦将是国防部长头号候选人,也是奥巴马竞选阵营的主要代理人。比如,7月份在布鲁金斯学院举行的关于国家安全秘密泄露和奥巴马政府叙利亚冲突处理方式的辩论中,她与罗姆尼的竞选顾问里奇·威廉姆森(Rich Williamson)进行了唇枪舌剑般的激烈的交锋。

曾经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在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做管理层的托马斯·奈兹,是希拉里·克林顿最有力的资金支持者之一,在她2008总统竞选期间筹款超过10万美元。

2011年初,他取代杰克·卢(Jack Lew)成为国务院负责管理和资源事务的常务副国务卿。

奈兹在国务院最重要的作用或许是帮助总统的国际事务预算在国会通过——这一职责利用了在国会任职的经验,并且赋予其相当大的影响力,决定谁凭借什么项目得到预算。

在抵御对国务院不断加码的预选削减过程中,他在幕后努力把外交描述成在经济和国家安全方面的首要内容。

“我们部门的预算应该与国防部的预算同等对待,”2011年,他在美国《外交政策》刊物上说。“我们帮助其他国家(变得)更加自立,拥有更强大的经济。这样做的同时,我们的国家安全也就改善了。”

雷切尔·玛多引领MSNBC在自由派民众方面越来越受欢迎,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一直在不断地批评奥巴马政府。

曾获得罗兹奖学金的玛多从来不畏惧要求政府信守承诺,痛批奥巴马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政策,积极负责为废除五角大楼的“不问不说”政策而提出的指控。

玛多为了让同性恋者在军队中以公开身份服役而进行的努力曾经引起轰动,当时丹尼尔·崔中尉(Lt. Dan Choi)在电视直播中公开同性恋身份,这导致他被从军中劝退。

在关于奥巴马继承了小布什政府反恐策略的指控中,MSNBC,尤其是玛多,对政府发起了持续的批评,他们以左翼的观点攻击总统,要求他坚持自由主义承诺。

在批评奥巴马的拘留政策时,玛多称这项政策是“为扩大总统权力而提出的激进主张,美国《宪法》对此并不提供支持,这在美国历史上也没人尝试过——甚至连小布什和切尼也都没尝试过。”

她最近出版的一部名为《漂流》(Drift)的书记录了近几任美国总统在未获得国会许可的情况下发动战争是多么的容易。

丹尼斯·罗斯曾经为吉米·卡特总统服务,此后也为除小布什以外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服务过。当美国制定中东政策时,他的角色也许比总统以外的任何一位官员都要重要。

最近,罗斯担任过奥巴马总统的特别助理,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参谋部(National Security Staff)负责中心区域的高级主管,其中负责中东、波斯湾、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南亚地区。

由于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有着十分亲密的私人关系,罗斯通常反应迅速,这点得到许多人的褒奖。但他明显偏向以色列的态度也让他成为美国左翼经常批评的对象。

去年底从白宫离职后,他回到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从2001年到2009年,他曾一直在那里任职。

2008年和今年,罗斯先后两次为奥巴马辩护,说他不是反以色列人士。有报道称,他曾对一群犹太裔慈善家说:“我完全相信奥巴马总统将使用武力(对付伊朗),如果其他办法都失败的线. 黛安娜·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

在参议院工作的20多年里,黛安娜·范斯坦一直是加利福尼亚州这个美国可靠的票仓的代表。但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她一直与两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保持着合作——最近她与共和党议员一起,支持调查白宫可能向媒体泄露国家安全秘密的事件,她还提出了她本人有关展开这项调查的方法。但在指责白宫的同时,范斯坦也被指控泄密,这让她收回了对白宫的指责。

范斯坦不遗余力地批评美国国内外的间谍机构,指责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Pakistans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没能找到本·拉丹的住处,说美国在“阿拉伯之春”方面的情报工作“远远落后于时代”。

今年初,詹姆斯·米勒被指定接替他的领导米歇尔·弗卢努瓦出任国防部负责防务政策的副部长。他俩也是新美国安全中心里的同事,米勒担任副总裁兼研究室主任。米勒过去的工作主要在军控和生物方面。但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工作期间,米勒逐渐开始批评小布什政府处理伊拉克战争的方式,敦促美国“比进入伊拉克时更负责任地从伊拉克撤军”。

美国国会还多次召唤米勒为美军撤出阿富汗的进度进行作证。今年3月,他又出现在国会山,在因美军士兵焚烧古兰经引发的动乱以及由美军士兵制造的滥杀无辜事件中,为美国采取的措施进行辩护。

米勒声称:“我们不要因为这些悲剧的发生而忽视了我们取得的巨大进展,这点非常重要。”

在制定了五角大楼《核态势评估报告》后,米勒认为美国现在可以安全地大幅削减拥有核武器的数量了。

在白宫的两个权力中心国家安全参谋部(National Security Staff)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中,只有迈克尔·弗勒曼这么一名低调的顾问身兼两职。作为奥巴马身边重要的经济顾问,弗勒曼在总统出席国际论坛会议时担任“导师”,特别是在出席G7和G20峰会时,负责拟定美国如何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主旨演讲稿。

弗勒曼以花旗集团鲍勃·鲁宾(Bob Rubin)学生的身份进入白宫,被指定负责介入解决国际贸易争端,包括处理美国与中国现存的贸易问题。

长期在国务院工作的温迪·谢尔曼也曾为沃伦·克里斯托弗(Warren Christopher)和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两位前国务卿工作过。从去年起,谢尔曼已是国务院的第三号人物了。在奥尔布赖特任国务卿期间,谢尔曼负责协调对朝鲜政策,现在她又在美国另外一场旷日持久的外交谈判——伊朗核谈判中担任美方首席谈判代表。最近几个月,她去了印度和以色列谈这个问题。(虽然伊朗拒绝了美国提出的4月份在伊斯坦布尔峰会上见面的建议,谢尔曼和伊朗同等级别官员贾利利还是在5月份巴格达的会议上进行了“简短交谈”。)

希拉里·克林顿也要求谢尔曼在美国就叙利亚问题的谈判中发挥作用,谢尔曼在8月份飞往莫斯科,要求俄方向巴沙尔施压,不要部署化学武器。

谢尔曼与希拉里·克林顿关系密切,曾帮助她完成在国务院的过渡期,但同时她与奥巴马的白宫工作联系也很密切。在2008年总统竞选后,她与汤姆·多尼伦(Tom Donilon)一起主持了国务院评估。

尼塔·罗伊是佩洛西的好友,也是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下属的国务院和国外行动委员会中自身成员。罗伊的影响力远不仅限于她所在的纽约郊区。罗伊在苏丹人权问题上多次发表支持言论,共同主管或支持通过了大量有关救援和粮食供给的法案,并为全球防治艾滋病大声疾呼。比如在2008年,她帮助苏丹达尔富尔民众获得了8亿美元援助,还为全球健康事业筹集了1860万美元。

罗伊坚决支持对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拨款,称拨款削减过多的话“会危及与盟友的关系,并使打击招募行为的关键发展行动陷于停滞。”

2000年,罗伊曾计划竞选参议员,但在希拉里·克林顿宣布有意参选后即宣布退出了。

德里克·乔列特早期的工作包括帮助詹姆斯·贝克和沃伦·克里斯托弗撰写备忘录;克林顿执政时期,他曾在国务院为斯特罗布·塔尔博特(Strobe Talbott)工作。奥巴马执政后,他先是在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做副手,之后又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战略制定的高级总监。今年3月,他被任命为国防部负责国际安全政策的部长助理。

他与他人共同撰写了一本在上世纪90年代广受好评的外交政策专著,最近又与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共同编纂了一部文集,收录了他们的导师、已故的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撰写的文章和关于他的文章。

奥巴马曾在就职演说中承诺“不会在安全和理想之间作出选择”,在这样的总统手下工作对乔列特来说是很适合的,他也在一篇重要的文章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在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之间作出选择是个伪命题,”他写道。“美国外交政策必须坚定地植根于国家利益和价值观。”

虽然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离开国务院已经有十多年了,但她从来没有离开华盛顿的外交精英圈子。现年75岁的奥尔布赖特仍然在出版专著、撰写文章,在CNN和乔恩·斯图尔特每日脱口秀等各类节目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在相当多的委员会做客串,还在乔治城大学做教授,在全球战略公司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当主席。(她每天早上在通勤时会收听保守广播谈话节目,以便“了解其他观点”。)

奥尔布赖特曾在2008年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参加总统竞选。在奥巴马最近组建暴行预防局(Atrocities Prevention Board)的过程中,她担任了工作组联合主席。

2009年和2010年,她领导一个小组负责评估苏联解体以后北约在该地区的优先任务,敦促北约面对21世纪的威胁,其中主要包括的兴起、非国家行为者和气候变化。为此,北约还应该与俄罗斯和其他非北约成员国、非北约成员组织更好地加强合作。

布莱恩·麦克科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担任拜登的助手。这就如同《国家期刊》(National Journal)2007年所描述的那样,麦克科恩集中了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集体智慧。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时,麦克科恩负责该委员会的法务工作。2010年,麦克科恩以现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外交政策顾问的身份,被奥巴马政府指定参加参议院审查奥巴马对俄核条约的工作。

现在,一向沉着冷静的麦克科恩负责国家安全参事室,这一职务主导着谁能有机会与国家安全顾问进行接触。丹尼斯·麦克多诺曾经从事过这项工作。

2005年,奥巴马还是参议员的时候,马克·利珀特加入了他的团队。在奥巴马政府早期,利珀特就与本·罗兹和丹尼斯·麦克多诺一起进入了政府外交团队的核心圈。据詹姆斯·曼(James Mann)撰写的《奥巴马的人》一书介绍,奥巴马会听取利珀特的意见,然后利珀特会把总统的指示传达给更多的指定人员。

但是在2009年,这位海军后备役官员被迫离开白宫。他被认为伤害了他当时的上级国家安全顾问詹姆斯·琼斯,但其后他依然在积极活动。

尔后,詹姆斯·琼斯离开了白宫,利珀特重新返回了政府。现在,他是国防部部长助理,并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而此时,美国正在向亚太地区调集大量外交和军事资源。

简·哈曼先后曾9次担任加利福尼亚州国会议员。 2011年,她离开国会后,开始领导威尔逊中心。这是一个部分接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外交政策智囊团。在国会时,哈曼有段时间的工作曾涉猎到每一个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主要委员会。这期间,她在改革情报系统的辩论中扮演了相当重要角色。

她的丈夫西德尼·哈曼(Sidney Harman)是名商人,也是开创高保线年西德尼·哈曼逝世后,简·哈曼又继任了其亡夫在《新闻周刊》/《每日野兽》(Newsweek/Daily Beast)公司董事会里的职务。

最近,哈曼还为美国使用无人机袭击进行了辩护,但她声称袭击行动中需要更加强调“软实力”和外交努力。

“虽然无人机是与 基地 组织作战的有效武器, 打地鼠 式的行动并不能让我们安全,”她特别强调,“我们需要赢得争论。”

身为作家、记者和《新共和》(New Republic)期刊原编辑的彼得·贝纳特是一位谋士,也是塑造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发声者。贝纳特曾是名人物,积极支持美国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但鉴于始终未能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美国在伊拉克的占领又变得越来越困难,贝纳特的观点开始变得缓和起来。

后来,他在2010年出版的《伊卡洛斯综合症:美国傲慢的历史》(The Icarus Syndrome: A History of American Hubris)一书中承认过去的观点错了。在他新出版的《犹太复国主义的危机》(The Crisis of Zionism)一书中,贝纳特可能触及了更具争议的话题。他在书中强烈抨击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政策,指责美国的犹太人团体对以色列的道德堕落起了助推器的作用。

最近,贝纳特在《每日野兽》上开辟了一个名叫“开放耶路撒冷”(Open Zion)的博客群,旨在开创“以色列、巴基斯坦和犹太裔的未来”。

今年早些时候,他是少数几个受邀参加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演讨会的记者,演讨内容涉及阿富汗、以色列等诸多议题。

在斯特罗布·塔尔博特的带领下,布鲁金斯学院一直是华盛顿最有影响的智囊团。在前往布鲁金斯学院任职前,塔尔博特既当过记者也做过官员。他曾在《时代》周刊当过几十年的编辑,曾撰写过关于冷战期间核谈判的3本书。在政府工作期间,他长期担任驻外大使,并在牛津大学室友比尔·克林顿(美国前总统)的手下担任过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

塔尔博特在外交方面的兴趣广泛,但他最近的工作主要集中于环境保护。2010年,他与他人合著了一本书,书中要义主要是“全球变暖条件下的道德和政治”。

2008年,他出版的《大实验》(The Great Experiment)一书强烈支持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不过在世界另一边能与他产生共鸣的人或许不会多。

雪城大学马克斯韦尔学院(Maxwell School of Syracuse University)院长

身为雪城大学公共事务学院院长的詹姆斯·斯坦伯格在政府里担任过许多重要职务,包括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国家安全副顾问,去年又刚刚从副国务卿的位置上退下来。让斯坦伯格最出名的可能是他造出来的“战略再保证”(strategic reassurance)这个词,用于引导美国和中国重建关系。

2009年,斯坦伯格在新美国安全中心的一次演讲中称:“就像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必须弄清楚我们是否准备好了欢迎中国以繁荣和成功的大国身份 来临 一样,中国必须让世界相信,它的发展和不断扩大的全球角色不会以其他国家的安全和福祉为代价。”

在国务院时,斯坦伯格的工作涉及面广泛,包括亚洲、伊朗和巴尔干地区,但许多人记得他的强硬态度和令人不快的工作强度。(有报道说他与总统的关系比与国务卿克林顿的关系更密切;在2008年的过渡期中,斯坦伯格在伊朗核以色列和平进程等方面向奥巴马提出过建议,还陪他去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斯坦伯格可能又回到了象牙塔中,但他仍然影响着外交政策辩论的走向,上个月刚刚在《》上提出在亚太地区推行更广泛但对抗性更小的军事战略。

曾在2009年到2011年担任希拉里·克林顿的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的安妮-玛丽·斯劳特负责撰写了篇幅巨大的《四年发展和外交评论》,这是国务院第一次撰写这样的评论。她还积极推行“21世纪治国之术”,说在当前的时代里“力量大小即(国家与非国家行动者以及经济和媒体相互之间的)连通性”,此时外交学应该是什么样子。最近,斯劳特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题为《为什么女性仍然不能拥有全部》(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的文章,再一次获得了人们注意。这是一份世界女性领导人的宣言书,也反映了斯劳特在国务院工作的同时还要照顾两个十几岁儿子的生活状态。

虽然现在离开华盛顿回归学术圈和家庭生活,但是作为博主、推特迷和国际法专家的斯劳特看起来似乎比过去更加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她参加外交政策的辩论,不断地劝告总统在叙利亚问题上采取类似武装反对派这样的大胆措施。

汤姆·马林诺夫斯基曾经被考虑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务院中的民主、人权和劳工办公室主任,但现在他在政府之外与白宫和国务院的人物接触。在克林顿政府中,马林诺夫斯基曾经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撰稿,他现在的任务是向华盛顿的决策者和政府官员传递“人权观察”(一个每年花费5000万美元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的信息。

马林诺夫斯基还具有敢于远征:在过去几年中,他从缅甸旅行到巴林岛(并短暂停留),在当地收集第一手材料带回华盛顿。他也大体支持奥巴马政府对这些国家的政策。(虽然他的工作很严肃,但《外交政策》的读者应该记得他的幽默感。)

按照“人权观察”执行主管肯尼思·罗思(Kenneth Roth)的话说,萨曼莎·鲍尔是“白宫里人权领域最前沿的声音”。出生在爱尔兰的鲍尔曾经在波斯尼亚做记者,她第一次获得奥巴马的注意的时候奥巴马还在担任参议员,当时他读了鲍尔撰写的《地狱的问题》(A Problem from Hell)一书,这本书在2003年获得普利策新闻奖,讲述了美国如何没能阻止亚美尼亚、柬埔寨和卢旺达的大屠杀。

2008年,鲍尔因为把希拉里·克林顿称作“怪兽”而退出了奥巴马竞选阵营,但现在她又加入了白宫团队。除了担任新成立的暴行预防局(Atrocities Prevention Board)局长之外,有报道说她还在去年干预利比亚局势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鲍尔信奉“保护有责”(responsibility-to-protect),也是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的门徒:她在霍尔布鲁克的追悼会上讲线年出版的关于霍尔布鲁克的文集。

鲍尔最近刚刚生了第二个孩子,并且打算在休完产假后返回工作岗位,但她的丈夫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这位法律学者和奥巴马手下略有争议的监管首席,近期宣布将辞职。

国家安全网络(National Security Network)执行主管

希瑟·赫尔伯特曾经在克林顿政府中单人演讲稿撰稿人,她现在是国家安全网络执行主管,这是一个与在议会中的办公室联系紧密的自由派组织,也是奥巴马政府的行政分支的后备力量。在关于外交政策的斗争中,她站在具有影响的自由派学者一边,帮助奥巴马政府的观点得到理解和媒体报道。

在克林顿政府中任职期间,赫尔伯特是国务院政策规划团队中的一员,也是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克里斯托弗的助手。

2001年,赫尔伯特在《华盛顿月刊》(Washington Monthly)上发表了一篇关键性的文章,严厉指责忽略国防问题,没能树立能够巩固自由派外交政策的典范,她写道“除非这一代专业人解决了忽视国防事务的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对战争有正确的认识。”

此后出现的外交政策相关机构在这篇文章里都可以找到影子:左倾并重点关注防务的国家安全网络和新美国安全中心。

曾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的迈克尔·麦克福尔变身为一名外交官,他在国家安全参事办公室担任奥巴马的俄罗斯问题首席顾问,之后成为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有报道称,奥巴马对他作出这一任命是为了让他打消离开政府的念头。)麦克福尔在促进民主方面的学术研究为他赢得了美国左右两派的一致尊重,但任命他为大使这件事却遭遇到了强烈反对,最终此事变成了对奥巴马“重置”对俄关系计划的信任投票,而这一“重置”计划正是由麦克福尔设计产生的。

麦克福尔与俄罗斯政府和反对派都保持有联系,但他在抵达莫斯科就任大使后就成了残酷的诽谤运动的牺牲品。

在所有美国外交官中,他曾发出了最有意思的一条推特。当时俄罗斯外交部抨击他在5月份的一次演讲中指责俄政府贿赂吉尔吉斯斯坦,麦克福尔发出的推特是:“仍然在学习如何把话说得更具外交技巧性。”

马丁·英迪克曾经在克林顿政府中长期担任高级外交官:美国驻以色列大使(两次)、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总统特别助理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近东和南亚事务的高级主管。他的政府工作经验很少有人所能企及。最近,这位生在英国长在澳大利亚的资深外交家又开始在华盛顿智囊机构高级职务的位置上发挥影响力,成为布鲁金斯学院外交政策计划负责人。(他还创建了布鲁金斯学院的萨班中东政策中心和华盛顿近东政策学院。)

在克林顿政府时期,英迪克负责让卡扎菲放弃核武器计划的工作,最近他又参与制定美国对伊朗政策,称奥巴马政府相信制裁可以迫使伊朗放弃核计划是“痴心妄想”。

英迪克还在参议院为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作证,呼吁奥巴马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以免叙利亚局势进一步混乱。

作为中东问题的主要顾问,瓦利·纳斯尔是在学术圈中为数极少几个能登上《华尔街日报》头版的高级学者。正当伊拉克局势日趋恶化的时候,纳斯尔及时推出新书《什叶派的复兴》(The Shia Revival)并一炮而红,这本书介绍了那些引发伊拉克教派冲突的世界内部的斗争。

纳斯尔是伊朗移民。1979年,他家在伊朗发生的革命中失去了一切并逃亡到美国;现在,他正在积极推动美国与伊朗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

在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担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期间,纳斯尔是他的顾问。在被任命为约翰·霍普金斯学校高级国际研究系主任后,他在政府之外仍然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2009年,纳斯尔出版了《财富的力量》(Forces of Fortuen)一书,称中东地区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会强烈地反对该地区一些国家的政府,似乎预示着“阿拉伯之春”的出现。

苏珊·诺瑟尔现在在任职,该组织自称在全球有300万成员。此前,她曾在人权观察任首席执行官,并在国务院工作过。上世纪90年代初,她先参与了结束南非种族隔离的和平协议的落实工作,后又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做过有关人权文件和选举监督方面的工作。

诺瑟尔创造了“巧实力”这个词,这是她2004年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她认为有必要把军事力量和其他“软实力”结合起来。

在2009年至2011年间,诺瑟尔担任过国务院负责国际组织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在希拉里·克林顿担任国务卿后,“巧实力”已经成为驱动美国外交政策制定的决定性而却又十分朦胧的概念。

普尼特·塔尔瓦曾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长期担任中东事务顾问。2009年,他跟随其以前的上级、副总统拜登一起到白宫工作,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管,负责伊朗、伊拉克和波斯湾国家事务。2001年,塔尔瓦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称布什政府应该“放弃政府一贯的(对伊朗)克制政策,并着手制定适当参与的新政策。”

他表示,通过帮助“伊朗以加入各种多边协议的方式重新回到国际社会,华盛顿可以鼓励和加强与伊朗的积极力量。”

这也就不奇怪,作为少数几个曾经到过伊朗的奥巴马顾问,塔尔瓦积极支持奥巴马早先提出的对伊朗方案(虽然提案并不成功)。

上述译文中多次提到的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是一位美国知名外交官,已于2010年12月逝世。生前,霍尔布鲁克曾在越南工作并担任过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AFC英超《afc联赛

全称Manchester City F.C.,绰号“蓝月亮”,位于英国的曼彻斯特,前身为成立于1880年的“圣马可堂”,1887年改名为阿德维克,1894年更为现名。

全称Manchester United Football Club,位于英国英格兰西北区曼彻斯特郡曼彻斯特市,其前身“牛顿·希斯”于1878年由兰开夏郡和约克郡铁路公司的工人在牛顿希斯工地上成立。1902年球队改组并改名曼联。

英语:Chelsea Football Club,绰号蓝军。俱乐部成立于1905年3月14日,主场位于伦敦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区邻近泰晤士河的斯坦福桥球场。

Leicester City Football Club,前身莱斯特福斯由维杰斯顿学校的一群旧生团体于1884年创立,1890年加入英格兰足球协会。1919年一战结束后球队更为现名。

Arsenal Football Club,成立于1886年,是英格兰顶级联赛英格兰超级联赛二十个足球俱乐部球队之一,俱乐部基地位于伦敦荷洛。

Crystal Palace F.C.,成立於1905年,在2005-06赛季庆祝成立百年纪念。主场为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

West Ham United Football Club,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之一,位于外伦敦东部纽汉区,成立于1895年,球队主场是厄普顿公园球场。

Southampton Football Club,原名圣玛丽,绰号“圣徒”,成立于1885年11月,主场球场小谷球场,使用超过100年后在2001年搬迁到圣玛丽球场。

Stoke City F.C.,成立于1863年,1925年前名为斯托克足球俱乐部,主场为不列颠尼亚球场。

Everton F.C.,于1878年成立,俱乐部历史悠久,比同市宿敌利物浦成立早了14年。

Liverpool Football Club,球队位于英格兰西北默西赛德郡港口城市利物浦,于1892年成立,是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的球队之一。

Aston Villa Football Club,于1874年创立,是1888年甲组联赛(英格兰第一个足球联赛)及1992年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首届赛事球队,其主场位于伯明翰市的维拉公园球场。

Swansea City AFC,是位于威尔士斯旺西的职业足球俱乐部,2010/11获得英格兰足球冠军联赛第三名,附加赛后战胜雷丁后升级到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比赛。

这个绰号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因为队徽的颜色红黑两色,所以称为樱桃;二者是AFC伯恩茅斯俱乐部第一个主场旁边有个樱桃果园。

伯恩茅斯是英国南部港口城市,伯恩茅斯于1899年建队,绰号樱桃,自1971年后,球衣也换成了与ac米兰相似的红黑条纹,2015年赢得英冠冠军,是创建俱乐部以来首次升班到顶级联赛作赛。

的欧洲赛程,可能会被移动 **如果合格,可能会因前一个星期四的欧洲赛程而移动

的欧洲赛程,可能会被移动 **如果合格,可能会因前一个星期四的欧洲赛程而移动

交易狄龙并非不可理喻 灰熊恰恰看清了未来蓝图

毫无疑问,贾莫兰特是目前灰熊当仁不让的建队核心。初入联盟的他在生涯第二年就带领球队闯入季后赛,凭借劲爆的球风成为联盟中最具冲击力和观赏性的控卫之一。然而,不少灰熊的球迷仍将25岁的狄龙布鲁克斯视作球队的核心和灵魂。

布鲁克斯强硬、简洁的打法不禁让人想起由小加索尔、康利、托尼阿伦等人领衔的那支铁血军团,这也使他很快成为孟菲斯球迷的心头好。上赛季,布鲁克斯成长为莫兰特身旁的第二火力点,打出了场均17.2分2.3助攻1.2抢断的生涯最佳表现。

相比于联盟中其他优秀的首发侧翼,布鲁克斯的性价比极高,他的合同还剩两年,总价值为2360万美元。如此低廉的薪水肯定配不上他如今的表现,在合同到期后灰熊可能要以目前薪金两倍的价格才能留下他,这也让球队动了交易他的心思。

尽管布鲁克斯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打法完全可以和莫兰特互补,也有符合灰熊队魂的拼命精神,但灰熊仍表示如果价钱合适,可以送走布鲁克斯。这一举措让很多人不解,但试问,在莫兰特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灰熊真的打算让布鲁克斯这种级别的球员在其身旁担当副手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尤其在当你了解到布鲁克斯的进攻效率有多糟糕时。

布鲁克斯是个看似产量很高的投手,但实际上这是建立在高出手的基础上,他很少能在进攻体系中找到合适的空位投篮机会。在2020-21赛季,布鲁克斯的线人线%以上,分别是韦斯特布鲁克、沃尔、奥拉迪波、德拉蒙德、约什杰克逊和布鲁克斯。

与此同时,上赛季场均出手15次以上且线%的球员是韦斯特布鲁克、沃尔、奥拉迪波和布鲁克斯。沃尔和奥拉迪波都有伤病困扰,而韦少的全面表现能弥补得分的低效。但布鲁克斯作为球队的二号攻击箭头,着实不应该出现在这一榜单中。当你意识到布鲁克斯在25岁之前已经两次出现在这个尴尬的名单中,就该仔细想想为这样一位低效的锋线提供超过一亿的大合同是否合理。2012年后,锋线球员中只有德罗赞、比斯利、泰瑞克埃文斯、维特斯、约什杰克逊和布鲁克斯多次打出使用率25%以上但线%的表现,而前几位的结局似乎也预示着布鲁克斯的未来。

上述几个名字中,德罗赞是唯一一个在当打之年改变打法并取得成功的案列。但布鲁克斯并不像德罗赞,他的得分方式更类似于埃文斯和维特斯。三人都是得分优先的低效攻击手,而埃文斯和维特斯的前车之鉴更令人怀疑布鲁克斯的未来走向。或许只有经过像德罗赞一样的彻底转型,才有球队甘心为他送上大合同,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眼下是布鲁克斯交易价值最高的时候。他在今年季后赛中场均轰下25.8分,可以为想在季后赛有所作为的球队提供火力保障,使其轮换阵容更扎实。但对于目前在季后赛边缘挣扎的灰熊,趁价高时交易布鲁克斯,继续等待莫兰特成长才是长久之计。

处理掉布鲁克斯也能给队里新人更多的成长空间,从而解放替补席上的梅尔顿、贝恩和今年10号秀扎伊尔威廉姆斯等人。上赛季,莫兰特和梅尔顿共同搭档出场453分钟,这段时间里球队每百回合净胜对手12.6分,是队内净胜分最多的双人组。贝恩在上赛季常规赛中就证明自己能够在NBA立足,今夏在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上的出彩表现也宣告他准备好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努力成为防守能力出众的空间型侧翼。而第10顺位选中的前全美第一高中生扎伊尔威廉姆斯则是一张潜力满满的彩票,如果他能兑现天赋,会迅速成长为莫兰特和小贾伦杰克逊身旁的可靠助手。

年轻的灰熊并不满足于勉强闯入季后赛的现状,他们的问题就在于除去莫兰特,队内再无稳定的第二得分选择。若能借布鲁克斯的交易补足这一短板,将大大提升球队实力。也许现在看来布鲁克斯是灰熊合适的拼图,球风强硬,既能充当防守尖兵又具备远射能力,在攻防两端都十分有威胁。但结合他的总体表现,布鲁克斯更适合出任替补第六人,而不是与莫兰特和杰克逊一同将灰熊带入下个时代的当家核心。

对灰熊来说,如果布鲁克斯这个鱼饵能交易来选秀权或诱人的潜力球员,他们会很开心将其拱手送人。因为球队目前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管理层不想在没有确定核心阵容的情况下,就贸然开出巨额合同锁死薪金空间。这也是他们把表现出色但身处合同年的瓦兰丘纳斯送走的主要原因。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马尚布鲁克斯在CBA是顶级外援为什么无法在NBA立足呢?

马尚布鲁克斯是广东男篮的外援,上赛季马尚布鲁克斯被公牛队裁员,广东男篮引进了马尚布鲁克斯。本赛季马尚布鲁克斯场均可以获得28.3分6.5篮板5.3助攻1.9抢断0.5盖帽的数据。放眼整个CBA联赛,马尚布鲁克斯也算是一流外援。那么马尚布鲁克斯为什么难以在NBA中立足呢?

首先防守强度不同,CBA的防守跟NBA的防守完全是不一样的,虽然马尚布鲁克斯在CBA可以顺风顺水,但是在NBA没有球队会把马尚布鲁克斯当成一名首发球员,马尚布鲁克斯的实力水平在NBA顶多算是一名替补球员。其次马尚布鲁克斯的防守并不好,虽然马尚布鲁克斯的三分球还算不错,但是马尚布鲁克斯在防守端的作用并不大。还有就是年龄,马尚布鲁克斯已经30岁了,可挖掘的空间并不大,所以马尚布鲁克斯在NBA难以立足。NBA并不缺少马尚布鲁克斯这种类型的球员,所以马尚布鲁克斯并不吃香。

特情處置強本領︰武警柳州支隊利用復雜環境組織強化訓練

摘要︰近日,武警廣西總隊柳州支隊組織捕殲戰斗演練。接到指令後,多名特戰隊員迅速向密林深處進發。

“兩名‘暴恐分子’潛逃山林,迅速對目標地域展開搜剿……”近日,武警廣西總隊柳州支隊組織捕殲戰斗演練。接到指令後,多名特戰隊員迅速向密林深處進發。

“發現目標,按指定坐標實施抓捕!”依照指令,特戰分隊快速向目標所在區域機動。偵察組抵近偵察後,立即報告“敵”藏匿位置。突擊組成員交替掩護、隱蔽接近。

“三、二、一,突擊!”指令下達,分隊成員果斷出擊,迅速抓獲一名“暴恐分子”。

“一線環境復雜多變,必須緊貼任務、瞄準實戰,在嚴苛環境中錘煉官兵。”該支隊領導說,他們把官兵拉到陌生地域,借助深山復雜地形和特殊自然條件開展強化訓練,旨在激發特戰隊員最大潛能;結合實戰案例主動構設險難環境、導調突發特情,通過出難題、設障礙、布迷陣,提高特戰隊員應急處置能力。

微風輕拂,樹影婆娑。特戰隊員謹慎操舟向湖心劃去,偵察員李旗操控無人機飛抵密林上空。

“有‘暴恐分子’向北逃竄,迅速追擊。”鎖定位置後,特戰分隊隊長王鑫帥果斷下達命令。特戰隊員一邊調整隊形,一邊快速接近目標,成功制服“暴恐分子”。

戰斗仍未結束,特情不斷傳來。官兵沉著冷靜、靈活應對,在密林深處磨礪勝戰刀鋒……

特战队员就是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子弹在面前嗖嗖飞过,数百米开外的靶标接连倒地;无人机在空中盘旋,将侦察画面实时传至指挥员手中的显示屏上;全副武装、脸涂迷彩的特战队员们面色凝重、专心致志,一场场“巅峰较量”正在进行……近日,武警上海总队在申城郊外举行2020年度特战分队“巅峰”比武竞赛,来自所属基层特战中队(排)的100余名特战精英,围绕单兵战斗综合演练、武装泅渡、目标爆破、多种武器射击等27个训练课目展开激烈角逐。紧凑的考核安排、逼真的模拟战场,不仅考验特战尖兵们的体能,更考验着他们的意志。

“从没有这么累过,考核一项接着一项,都是在极限状态下的比拼。”刚刚完成武装泅渡和攀登侦察,特战队员小吴气喘吁吁,幸好他所在的小组凭借可靠情报先发制人,完成了预定战斗目标。不过,还没休息几分钟,电台里又传来新的战斗指示。全队立即恢复战斗队形,前往几公里外的目标解救“人质”……

“就是要设置极限难度,坚持下去才有资格获得成绩!”导调员兼考核官程勇敢介绍:“特战队员就是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打赢最凶狠的敌人,不要指望敌人给你太多休息时间。”据了解,本次比武竞赛虽然只持续4天,强度却堪比一次“魔鬼周”。大多数特战小组要连续接受多门课目考核,远远大于平时训练的强度和难度。所面对的“蓝军”很可能就是考核中的另一个小组,双方在互相试探中布置战法、激烈比拼,争夺晋级名额。

某支队公认的“狙击王”老李,面对夜间的弱光环境也犯了难。导调组设置了多个干扰靶,老李的观察员一时也分不清到底该瞄准哪一个。战机稍纵即逝,慌忙之中,一枪打中了干扰靶,直接导致行动失败。“以前的训练只顾准,却忽视了对于目标的判别,也暴露了我和观察员之间的默契不够。”老李感慨。狙击考核考官雷震龙介绍:“以往的考核往往看重射击环数,很少有在恶劣射击条件下的训练。这次模拟实战的夜间考核,给不少偏科的狙击手敲响了警钟。”

再艰难的任务,在团队的密切配合下,往往也能迎刃而解。据了解,此次比武竞赛按照“源于大纲、高于大纲、严于大纲、难于大纲”和“全课题、全要素、全课目、全过程”要求,分个人和特战小组两部分,融体能、技能、心理和战术于一体,综合性和实战性更强。在成绩统计中,还特别增加团队项目的权重,鼓励大家在团队合作中完成各项考核任务。

“风速3,风向西南,距离210米,俯角15度。”特战队员小刘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但作为一名狙击副手倒是头一次。面对身旁已经两发脱靶,却仍在全身心瞄准目标的爆破手小张,小刘颇为感慨,在实战化条件下,实现一专多能是多么重要。不过,在第二发后,小张在小刘的配合下,成功命中剩下的8个目标,完成了既定战术作业。

在小组战术课目中,导调组以山地反恐战斗为背景,设置穿越密林、通过雷区等内容,检验特战小组在复杂条件下的战术协同和统合火力打击能力。导调组临时安排两支从未配合过的小组一起战斗,在短时间内完成新的战斗计划和详细分工,只有配合最默契的小组才能优势互补,完成任务。“不怕苦活、不争功劳,严格执行、及时沟通,团队中哪一点做不到,都会导致全盘皆输。”某小组长说。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往往一毫一厘决定胜负。前来参加比武竞赛的特战队员都是“尖刀上的刀尖”,是各支队遴选出的特战骨干。在排爆课目考核中,机动第二支队特战队员小袁以2秒的优势夺得第一名。谈起自己的成绩,小袁说:“普通人的一两秒可能稍纵即逝,但对于排爆手这种刀尖上的岗位而言,2秒往往就是炸与不炸、成功与失败的区别。”

在本能反应射击项目中,特战队员小张以1.2秒的优势,完成了2种枪型对10个目标的快速射击。对于小张这种快枪手而言,出枪射击已经成为一种肌肉记忆,无须刻意瞄准,也能命中目标。而在顶级射手看来,0.5秒的犹豫足以决定生死。

在无人机侦察测绘考核中,无人机操作手们不仅要熟练掌握飞行技术,更要和战友一起对传回的画面进行分析,与现有地图进行对比研判,为队伍提供足够准确的敌人位置情报。考核负责人赵锦全介绍:“地图上的半厘米,现实中很可能就是数十米的误差,很可能导致整个行动前功尽弃。”

本次比武竞赛全面锻炼了特战队伍的实战能力,树立了实战化训练的鲜明导向,为部队培养锻造了一批能打仗的特战尖子和抓训练的骨干人才。经过4个昼夜不停歇的激烈比拼,100余名队员在27个课目中角逐出3个优胜小组和15项个人第一,为武警上海总队进一步遴选特战队员参加更高级别的比武竞赛提供依据。

近日,武警上海总队在申城郊外举行2020年度特战分队“巅峰”比武竞赛,来自所属基层特战中队(排)的100余名特战精英,围绕单兵战斗综合演练、武装泅渡、目标爆破、多种武器射击等27个训练课目展开激烈角逐。紧凑的考核安排、逼真的模拟战场,不仅考验特战尖兵们的体能,更考验着他们的意志。

罗布小学枪击案调查报告出炉 外媒聚焦美执法部门“系统性失败”

国际在线专稿:近日,美国得克萨斯州众议院就5月在该州罗布小学发生的恶性枪击案发布一份长达77页的调查报告。报告首度披露,面对那名第1次扣动扳机的18岁枪手,376名武装执法人员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未能采取有效行动来阻止犯罪发生,致使21名师生死于凶犯枪下。多家海外媒体聚焦报告凸显出的美国执法部门“系统性失败”进行报道,海外网友也以辛辣的言辞谴责或讽刺美执法部门的失能酿成了这场惨剧。

(AP)7月18日报道称,这份近80页的调查报告表明“极其糟糕的决策”造成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混乱局面。报告首次批评州与联邦执法部门,认为全副武装的警察无所作为令人十分不解。报道称,许多美国家庭怒斥警察是懦夫并要求他们辞职。

文章指出,该报告详细揭露了罗布小学枪击案中警方无人领导、未能及时采取措施进入教室等失败之处,指出“这些执法人员并未坚持定期的射击训练,也未能将拯救无辜生命置于自身安全之上”。报告认为在现场的数百名警官的做法是“懒散的”,并强调“我们发现了系统性故障和极其糟糕的决策。”

报道称,11岁的受害者莱拉·萨拉查(Layla Salazar)的祖父表示,“这是个笑话。执法人员是个笑话。他们没有资格佩戴徽章。在场的每一个执法人员都没有!”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 9 岁的儿子在本次枪击事件中幸免于难。报道说,布朗称他还没有读过这份报告,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警察“手上沾满鲜血”。他说:“这一切令人发指,无法接受。他们是懦夫”。

报道还指出,在尤瓦尔迪市,针对报告的公布形式也出现了愤怒的声音。调查委员会成员曾邀请受害者家属私下讨论这份报告,但枪击案幸存者的母亲蒂娜·昆塔尼拉-泰勒(Tina Quintanilla-Taylor)对此深感不满。她强调,委员会应接受社会各界的问询,而不仅仅是媒体。“我很生气。他们应该真正关注我们(的诉求),这些领导人根本不配成为领导人。”

美国《》网站17日发布一篇题为《尤瓦尔迪枪击案报告暴露警方反应存在“系统性失败”》的评论性文章。文章称,调查报告指出,接到求救电话后没有一名警员提出“主动反击持枪凶手或采取其他紧急行动进入教室”。报告还强调有些受害者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而报告最后的脚注补充道:“如果不是因为等待救援,这些受害者本有可能活下来”。

报道称,美国众议院调查枪击案的委员会主席达斯汀·伯罗斯(Dustin Burrows)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只能说,(这次枪击事件中)存在多个系统性的失败。教学楼里的那些警官已经知道或早该意识到教室里有人面临死亡威胁,他们本该采取更多紧急措施”。

枪击案受害者杰基·卡萨雷斯 (Jackie Cazares)的叔叔表示,他对于在孩子们最需要救助的紧急关头警方竟然缺乏有力领导感到格外震惊,“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反应懈怠、领导不力”。

伦纳·德桑多瓦尔(Leonard Sandoval)的孙子泽维尔·洛佩兹(Xavier Lopez)在本次案件中遭枪击,在送往医院救治的途中死亡。他强调,这份报告揭露了大众早已知道的事实,即警察未能及时采取行动制止凶手,还发布虚假信息欺骗公众。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7月19日报道称,枪击案调查报告公布后,受害者家属群情激愤,要求尤瓦尔迪学区警察局长佩德罗·“皮特”·阿雷东多(Pedro “Pete” Arredondo)立即引咎辞职。

报道称,枪击案幸存者和尤瓦尔迪学区的其他孩子们都对回到学校上课感到恐惧,“他们丧失了安全感”。报道提到,该学区有可能会延迟下一学年开学时间。

法国BFMTV电视台报道,美国得克萨斯州众议院特别委员会7月17日发布的报告称,案发后376名各层级执法人员涌入罗布小学,然而从警方赶到现场至枪手最终毙命,这段时间长达70多分钟,是“不可接受”的。

报道指出,报告还批评警方应对措施混乱、态度冷漠以及现场指挥缺失。报道援引得州公共安全部主任史蒂文·麦克劳(Steven McCraw)的话称,警方的反应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

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海外网友们纷纷以辛辣的言辞谴责或讽刺美执法部门的失能酿成了这场血色悲剧。

有意思,一开始他们说几乎可以肯定在警察抵达之前,枪击事件已经发生了。好,如果是这样,为何还要等待?假设有几个受害者当时还活着,40分钟会有很大的不同。

——他们应该(跟警方)说里面是一个手无寸铁的黑人。警察会非常负责地边疯狂开火边冲进去的。

——太对了,这些警官只会针对那些手无寸铁的所谓嫌疑人……但是当他们面对罗布小学这样的情况时,他们腿都软了。

然而另一边,有数十名来自(俄亥俄州)阿克伦的警察向一个逃跑中手无寸铁的黑人连开几十枪,留下60处枪伤。